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1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日期:2018-04-25 10:11:31
  那年冬天的时候,我师父在雪地里捡到了我,没错,按照现在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弃婴,被爸妈扔了。
  照理说,我一个婴儿在大冬天的在雪地里呆那么久不是冻死就饿死了,但是我师父捡到我的时候还算是活蹦乱跳的,我师父仔细的看了一下附近的环境,才发现雪地里有很多杂乱的梅花脚印,好像是什么动物的脚印。
  就是这动物用它的奶养了我几天,晚上围着我睡觉才让我在那么冷的天活了下来,我师父捡起我的时候,这动物还出来了,听我师父说是一只母狼。
  这母狼出来后,只是看了我师父一眼就转身走进了树林。

  对于这只狼的来历我师父一直没有告诉我,至于这头狼为什么不吃我,我更是摸不着头脑,我懂事后也上山找过几次,但是找不到这只狼。
  可每次上山都挺奇怪的,别人家的孩子上山不是遇到蛇就是遇到野猪之类的动物,我七岁就上山了,但每次去上山都不会出任何事,反倒下山的时候,走在路上都可以捡回来一只刚死的野兔或是野鸡。
  对于这事我还奇怪的,我提着这些野味回家的时候,我师傅只是摸摸我的头,就  的提着野味去厨房里忙活,好像知道我上山不会空手下来一样。
  以致每年都会上山好几次,直到过了十二岁之后,我师傅突然不准我上山了,因为我要接我师傅的衣钵了。
  日期:2018-04-25 10:12:25
  我师傅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算命师,算命很准,所以很多人慕名而来,但我师傅有个规矩,算命要看天。
  阴天不算,下雨天不算,晚上不算,早上不算,每天只算三个,所以要我师傅算命只有晴天的白天,而且还得赶早。
  我也按照这个规矩学了下来,即使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今天师傅被一个有钱人开车请去算命了,我则是守在店里面玩着手机看店。
  这不,我正斗着地主,村里面的张叔就推门走了进来。
  张叔是村里面的老光棍了,四十多了还没结婚,他一天到晚就问我师傅他什么时候可以结婚,我师傅每次都是敷衍他几句,因为他的面相来说,这一辈子不可能结婚的。
  这种人叫“孤命。”

  算命,算的就是一个命,而命代表人,人活下去了才能算是命,所以算命在我们眼里也叫算人。
  而算人,则是要从他的面相上来分析他的气运走向,过去与未来,因为一个人的脸可以告诉我们很多的东西,而张叔的脸正好可以告诉我,他这辈子需要一直靠自己的左右手……
  “小天啊,你师傅不在吗?”
  张叔走过来问我,脸上有一抹难以掩盖的愁容,我心中疑惑,难道张叔遇到了什么事?
  日期:2018-04-25 10:16:07

  “我师傅出去给人算命了。”我直说。
  “那遭了。”张叔叹了口气。
  “怎么了张叔?”我好奇起来。
  “你对那些懂多少?”张叔凑过来突然这么问我。
  “懂一点。”我点头,张叔说的那些,就是一些玄乎的事,我师傅也懂。
  “那好,你给我看看,我这手怎么了?”
  张叔说着撩起自己的衣袖,我一看后立马吓了一跳,这张叔手臂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,好像被什么野兽咬了一样,两排血淋淋的牙印显得有点慎人。
  “张叔你这是怎么了?”我急忙问道。

  “唉,真她妈倒霉,前天我不是上山去打猎吗?遇到了一头狼,还挺大的,我寻思着能卖个好价钱,所以我偷偷的一枪打死了它,准备把它背下山去卖钱的时候,这狼突然活过来咬了我一口……”
  “什么?你打死了一头狼?”我心中一惊!
  日期:2018-04-25 10:16:54
  “没打死,这畜牲咬了我一口之后就跑了,可我这伤口已经两天了,就是不见好,连血也止不了,你说说那头狼是不是很邪乎啊?被打了一枪居然没事的跑了。”张叔说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  我一听这话立马火了,吼着张叔问,“快说,你在什么地方打的那头狼?”
  “怎么,小天你也想打这头狼发点小财?”张叔露出一丝古怪。

  “发你大爷,你不想死的话就快说。”
  我直接对着张叔怒吼了,我并不是吓唬他,这伤口再怎么严重也死不人,但是要是他真的打了那头狼是小时候养我的那头,我真会整死他的。
  张叔被我一吼直接吓懵了,他身体颤抖了几下,露出恐惧,“在山上呢,我现在带你去。”
  我赶紧的去后院背了一个我师傅的医药箱,关门跟着张叔跑了出去。
  我们村子本来就离那座山不远,而且小时候我不知道上去多少次了,也很熟,跟着张叔跑了大概一个小时,终于到了张叔说的地方。
  是一颗大树下,那里还有一块清晰的血迹,而且流的血很多,我心中顿时疙瘩了一下,中枪了还流这么多的血,那头狼不会出什么事吧?
  我心中忐忑不安了,跟着血迹赶紧的找了起来,大概一里后血迹就断了,我不断的叫唤着,找到了晚上依旧一无所获,我眼睛红了。
  要不是那头狼,不,喂我喝她奶的就是我妈,没有她,我早就死了。
  日期:2018-04-25 10:17:13
  张叔怕我一个人在山上迷路了,就一直跟着我,到了六点的时候,我师傅给我打电话,我哭着将这事说了,然后我师傅就骑车过来找我。
  师傅打着手电筒上山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张叔一看是我师傅看了,也是惊喜到不行,他立马迎了上去,将自己的手臂给我师傅看。
  师傅只是看了一眼,就冷冷的说道,“自己回去用童子尿敷一个晚上,记住这山上不准再打猎!要是再因为打猎出什么事,别去找我!”
  我师傅说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,张叔连连称是,然后谢了几句就下山了。
  我师傅看着张叔下山,突然眉头一皱,我坐在那棵树下,隐隐听到了我师傅说了一句,‘因果循环,有命抵命,张小子恐怕今晚……’
  我没有心思去想我师傅这话,过来几分钟我师傅才叹了口气的走过来,“放心吧,如果真的是她,以她的道行,不是特殊的子丨弹丨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听了我师傅这话,我立马惊喜了,我师傅说过她有灵,也就是成精了,所以才会在大雪天的不吃我,而用她的奶水养了我几天。
  我找了一个下午我都找不到她,有可能她的伤已经好了。
  “当然。”我师傅点头,“小天啊,先回去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  我不放心的将医药箱放在这棵大树下,大声叫了一句,“妈,我把东西放这里了。”
  我下山的时候,边走边回头,但没有看到任何身影,我不禁心中失望,小时候救了我的命,为什么我长大了,连见我一次都不愿意啊?
  日期:2018-04-25 10:17:35
  我心中叹气。
  坐着师傅的电动车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,我跟师傅都没有吃饭,师傅简单的炒了几个小菜,我俩吃了以后,就各自回房间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 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